贝克街的小迷帝

爱铁人,爱Loki,爱博士,爱小虫,爱夏·福,墙头众多,福华初心。杂食党,没什么对家,不是太清奇的cp我都可以磕😂

【锤基/盾冬/奇异铁/贾尼/多cp】Another reality 06

——————————

前文请戳底部合集

——————————

☆借用美剧童话镇设定

☆非童话au

☆全员失忆来到现实世界

☆部分cp为单向或be

——————————

Another reality 06



当Peter扑进Tony怀里的时候,危机时刻的委屈和恐慌全都涌了出来,他就那么抱着Tony哭出了声。


"抱歉……Daddy,我没有离家……出走,我不是故意让你着急的,对不起……你不要难过……都是我错了……"


Tony揉着宝贝儿子的头发,眼里溢满心疼,这个十六岁的孩子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小豆丁时期,他还是那个受了欺负就会一脸委屈的找Daddy求安慰的睡衣宝宝。


" Hey,kid,我也没……那么生气,好了没事了,你到家了,一切都没问题了,现在停下不要哭了好吗……你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怪难为情的……" 


Tony·嘴不毒会死星人·Stark抬头望了望围在他俩周围的Mark小队,觉得自己安慰人的话说得糟糕透了。


"Sir……嫌疑犯已被Rogers警长带回警局,后续工作需要您的指示,Peter先生也要休息……"


专属派遣队Mark分队的总负责人,Tony的秘书兼管家Jarvis轻声打断道。这个总穿着黑色风衣,散发着英伦气息的绅士总是让Tony安下不少心。


" Jarvis说的对,kid,你先去休息,关于具体细节等你休息好了再说也不迟。"他揽过男孩,拍拍他的肩膀——Tony Stark最喜欢安慰别人的方式。


" No……"男孩却没有听Tony的话,他揉了揉眼睛,勇气的光芒又重新回到了那里。"我没事,Dad,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发生了什么……"


——————————————————

虽然狙击手没有进一步行动,但为了保险起见,三人很长一段时间仍不敢有太大动静,他们屏住呼吸,沉默在黑暗中。


时间在一秒一秒的流逝。


——直到听到外面Jarvis拿着传呼机指挥小队的声音,Steve悬着的心才算彻底放下来,招呼Peter,押着Barnes走了出来。


" Jarvis先生,谢谢你能及时赶来。"


" 分内之事,Rogers警长。" 


Steve注意到,当Jarvis看到他押着的Bucky时,眼睛里闪过了一丝不悦——不是那种对嫌疑犯正常的愤恨……就……总有些奇怪的感觉。


" Jarvis先生……有什么问题吗?"他问。


"没有。"看到Jarvis极不自然地将头撇开,Steve心中的疑惑不减反增。


"就是……您打算怎么处理这位嫌疑人?"


Jarvis低下头,拨弄那把他随身携带的黑色长柄雨伞,伞尖轻轻转动着,挑起来一撮泥土,他右手微微一抖,将泥土抖落下来。等他做完这一切再抬头看向Steve的时候,刚才奇怪的神色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眼中只能看见他平常所带有的那温和的柔光。


Steve也只能说服自己是自己想太多了。


"Eh……按照规章来,先生,把他先带回警局拘留起来,再搞清楚他的动机,手段和是否有人协助之类的。"


"好吧,警长先生,我只能相信您能很好的将他控制在警局里了。" Jarvis向他微笑,但Steve并没有感受到这其中蕴藏着善意。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觉察到了来自面前男人无端的不信任,这让他有些生气。


"别误会,Rogers队长……"知道影响了Steve的情绪,Jarvis摆了摆手用以使对方安心。"就只是一种感觉,我觉得他的存在会威胁到sir的安全。"


"放心,我会把他关押起来,Tony不会有事的。" Steve也只能向他这么保证。


"我知道……" Jarvis轻声叹了口气,这种情绪表露在外的情况对他来说并不常见。"也罢,就请警长去做好您的本职工作吧,我也该带Peter先生回去了,太晚sir会过于担心。"


Steve点点头,而就在他准备打开车门的时候,又听见了身后传来Jarvis的话。


" Steve警长,您是sir为数不多的……是他相信着的人……希望……您不要辜负这个。"


"当然,Jarvis先生,Tony和我是朋友。"他回答,押着Barnes钻进警车,关上了车门。


————————————

Tony半摇下车窗,感受微凉的夜风吹拂着他前额的头发,这能让他稍稍提点神——现在已经是早上五点,太阳还没有升起,只有地平线处那一缕若隐若现的浮光——昨晚是个不安定的夜晚,所以他还不能休息,他还要压着怒火,去见那位不知好歹地,胆敢绑架Peter的家伙。


其实Peter也想跟着他们一块去警局,但Tony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在他一反常态,耐着性子哄了他的乖儿子两三遍,Peter才犹豫的答应上楼休息,而Jarvis也留下了Mark小队的全部队员用以保证男孩的安全。


Jarvis……Tony瞄着这个一直任劳任怨的好管家,他小麦色的头发顺着风飘动着,他的瞳仁因为夜色看不太清,但Tony知道那里一定有着群星一样的闪耀,而那也是他见过的最为坚定和忠诚的眼睛。


Jarvis从他成为镇长那一天,就成为了他最有力的助手。他觉得,Jarvis该是这世界上最了解自己的人,他知道自己需要陪伴但又很多疑——所以他彬彬有礼却又不过分疏离,追随着自己但又从不靠近太多,在工作和私人感情之间,留给了Tony Stark自己自由进退的空间——所以和Jarvis相处,是一件令人舒心的事情——这也是Tony现在一直在尝试逆转自己判断的原因。


但很不幸,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免不了要生根发芽——这让Tony不自觉地皱起眉头。


而这并没有逃过Jarvis的眼睛。


" Sir……出什么事了吗?"他关切地问道。


算了,总要开始的,Tony想。当你想摧毁怀疑的滋生,你不能等到它成长为苍天巨树,而是要将它掐死在幼苗里。Tony不想让无端的猜疑毁了他和Jarvis之间的信任。于是他摇上车窗,但仍盯着车窗外,看似漫不经心地开口。



" Jarvis……Peter说的狙击手……是你吧。"



没有回答。



"狙击手刚刚离开,你就带队找到了那里,在没有定位的情况下,找到了一间并不存在于地图上的偏僻的房子。"


"狙击手起初是想杀死我们的好警长和绑架犯先生的……但Peter挡在了他们前面,狙击手迟疑了,并最终放弃了他一开始的目的。"


依然没有回答。


不解释等于默认——这让Tony有些绝望,他从内心深处,还是希望Jarvis能开口,能生气地反驳他的指控,但他没有——Jarvis似乎并没有听见Tony的话,他仍专注于前方的路况,没有一丝动摇。


Tony苦笑,他不喜欢这个,他真的不喜欢被隐瞒,被欺骗的滋味,特别是这欺骗来自于他无条件相信了十年的人。


"不管你的身份和目的是什么,Jarvis,现在我揭穿了你的秘密……" Tony用手指摩擦着嘴唇——这是他为了掩饰情绪自己都不会觉察到的小动作。"你打算怎么办……" Tony的视线从车窗外的夜色移向司机的侧颜。


"杀了我?"


又过了很长时间,当Tony以为这个问题也会像刚才一样,石沉大海时,Jarvis开口了。



"我永远不会伤害你,sir."



一句话,确认了Tony的所有猜测,怒火从心底渐渐汹涌出来。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止要杀那个绑架犯对吧?你还想杀了Steve……"


"你到底是谁,Jarvis,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要瞒着我,为什么要欺骗我,为什么要辜负我的信任。Tony的内心一片苦涩。


" Sir,我只知道我是您的助手,是您的左膀右臂,我只选择对您最有益的事情,无论发生什么,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永远在您身边,永远。(注①)" Jarvis目视前方,声音平稳,没有丝毫的波澜。


" Oh,老天……" Tony用手捂上自己的眼睛," Jarvis,有时候,我会觉得你压根不像是一个人,而是一条只会执行命令的程序,一个冷酷的机器。"他说。


Tony没有得到回应,他半放弃地靠在车窗上,没有再尝试抵抗疲惫的侵袭,渐渐合上了眼睛。恍恍惚惚中,他听见身旁似乎有过一声极轻的叹息,那声音很好听,但也透着浓厚的绝望。



" Maybe…… I was,sir。"



Tbc.


——————————————

注①:借用了Sherlock S3E03最后誓言里的台词,原话" whatever it takes, whatever happens, from now on,i swear i will always be there, always."






【锤基/盾冬/奇异铁/贾尼/多cp】Another reality 05

——————————

前文请戳底部合集

——————————

☆借用美剧童话镇设定

☆不是童话au

☆部分cp为be

——————————

Another reality 05


好了专业课考完,我来更文啦,放假期间尽量每周两篇哈😂

(当然鸽了也是有可能的。)


梦境是种很奇怪的存在,信奉科学至上的人解释它们只是一种存在于大脑之中的特殊反应,但有神论者们则更愿意相信那是跨越过去与未来,链接生死的桥梁。


梦境的存在形式很多样——有些人梦到他们所恐惧的,有些人梦到所渴望的,有些人梦到他们所厌恶的,有些人梦到他们所喜爱的。有些人,梦到了将来还未发生的预兆,还有些人,则将过去的一幕幕回环往复的播放——Steve就梦到了这样一些回忆,那些回忆太过跳跃和荒诞不经,以至于他甚至确定那些根本不是什么回忆——


梦境里,有形形色色的人在形形色色的时间和地点在呼喊着他,有时候是Steve,有时候是Mr. Rogers,然后伴随着战火的轰鸣声,尘埃在风中摩擦的声响,有个呼喊渐渐盖过了其它声音,那称谓铿锵有力,将他从意识深处拖出——


" Capatin……"


" Capatin……"


" Captain,wake up!"


Steve猛的睁开眼睛,刺眼的白光让他眩晕。自己刚刚从梦中醒来,大脑仿佛塞满了迷雾的填充物,这让他一时分不清自己是在虚幻还是在现实,等他平息了神经反射带来的喘息,他看清了面前呼喊着他的孩子,也听清楚,孩子口中喊的不是队长而是警长的时候,他终于恢复了思考。


"真高兴见到你,Peter。"他朝男孩露出温暖的一笑,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一个小孩子为自己担心不是。


" Oh,警长先生……" Steve的笑容也确实让Peter长舒一口气。"你昏迷了好久,我怎么叫你都没反应……"


男孩有些沮丧的低下头,咖色的发梢被因慌乱产生的汗水濡湿,耷拉在两鬓,即使Steve不想,他也不自觉将他和那只叫tessa的金毛犬做了个比较。


嗯,似乎能理解为什么Tony为什么那么宠着这孩子了。


"都是我的错。"男孩开口。"我当时该想想,我怎么会不明不白地跟着一只兔子跑出来……要是我没有跟过来,警长你也不会来找我,我们……我们就不会在这里……哦我的天哪,我就该听Daddy的话,我就该听话不要乱跑的……"男孩越说越难过,声音带有了哭腔。


" Hey,Boy,"我们的好警长实在不忍心看见小孩委屈的样子,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所以……你不是离家出走?"


"离家出走?"男孩抬起头惊讶的望向Steve,"我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Steve看着男孩,有些无奈。" Tony以为他话说的重,所以你生气了,就……"


Peter深吸了一口气,更加沮丧了。"哦……老天,我没有,我是说我当时是有点生气,但是没有那么生气……不对就算我很生气我也不会……我知道Daddy是真的想为我好只是我不能接受那种方式,但是我不会离开Daddy,我走了他会很难过,我当时都准备和他道歉了,但是那只兔子……哦我为什么要跟着那个兔子。"


警长也不愧警长,虽然男孩因为情绪不受控地说的语无伦次,Steve还是从他断断续续的话语中总结出了中心观点。"好了孩子,没事的,Tony不会怪你的,别担心……"


"真的?"


"嗯。" Steve点点头,"你的父亲很爱你,Peter,而不管我们爱的人做了什么,我们总会原谅他。"


男孩也终于露出笑容,虽然仍然有点勉强,但Steve知道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然后他突然反应过来,男孩的话里还有一条重要信息——


"等等,Peter,你说……你是跟着一只兔子过来的?那……那只兔子,是不是……"


"带着一只奇怪的礼帽。"两人异口同声,然后他们都愣住了。


所以现在很明显,这莫名奇妙发生的一切,都指向了那位名叫James Buchanan Barnes的男人。但是那位Barnes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做?绑架镇长的爱子和一位敬职敬责的警长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Steve环视四周——他和Peter没有像他预料的那样被手铐或者绳索之类的物件捆绑在那里,相反的,他们拥有相对宽松的自由——他们在一个小房间里,房间很整洁,没有他曾看到那些款七八糟的帽子,但是同时也没有床和其它必要设施——这可不是什么个好预示,这表明那位帽匠先生没打算让他们长久的待在这里,但究竟是以何种方式"离开",就不得而知了——毕竟从刚刚他能不动声色地从经验丰富的Steve那里截过枪来看,他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Steve眉头渐渐锁紧,他看了看身旁的Peter,无论如何,他都得保证这个孩子的安全。


——————————————


我们说过,Peter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他看到Steve的表情后,也立刻警觉起来。"警长,告诉我我的任务吧。"男孩双手握拳,垂在身侧,像极一个即将进入战斗的士兵——如果忽略他微微颤抖的肩膀的话。


Steve为这个孩子的勇气感到欣慰,他抬手扣住男孩的肩膀,正色道," Peter,你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证自己的安全,好吗?Tony还在家等你回去。"


"可是……"


"没有可是,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能会很危险……所以,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咯哒——仿佛是要验证Steve的话一样,门把手转动了。


" Peter,退后!" Steve反应迅速,冲上去试图堵住那道门——但他还是晚了一步,门开了,进来的不出所料,就是帽匠先生。


Barnes看到了冲上来的警长,但他只愣了一秒,就立刻做出举措,Steve的动作,被黑洞洞的枪口止住了。


" Steve,请你配合,靠后站一些,我需要的是那个孩子。" Barnes上前一步。


"不,Barnes先生,我不会让你伤害那个孩子,你得先过这一关。" Steve也上前一步。


"伤害……不……" Barnes突然笑起来,他似乎是听到了非常有趣的事情,笑的弯了腰。"你不知道……Steve……我是在帮他,我是在帮你们……"


他止住笑容,眼里闪烁着迷惘的光芒。" Steve,他能回答出那个问题……他是一位清醒者……他能够回去Steve……我得帮他……"


他再次举起了枪,对准了那位男孩。


"不!Bucky,停下!" Steve一把把Peter揽在身后,将自己的身体挡在枪口前。


这一举动让Barnes苦笑出声,他显得很纠结,一只手焦躁地抓着自己前额的头发。" Steve,我在帮他……我也想帮你,可你不是清醒者,有人告诉过我,必须要能认识到这一切才可以……我以为Peter也能帮助你,但这对你没有用……我……"


他说着,握枪的手平稳下来,眼神异常坚定。


"我必须这么做。"



但就在他将要扣下扳机的时候,一个红色的光点出现在了Barnes额头,刺目的红光映入了Steve的瞳仁。


就那么下意识的一瞬间,Steve扑向了我们的帽匠,Bucky身后的木门出现了一个崭新的弹孔。


突发的攻击改变了一切,就在Barnes被打乱节奏那一秒的间隔,Steve迅速反应,夺枪,侧翻起身一气呵成。等Bucky再次看向Steve的时候,他已经站起来拿着枪对着自己了。


" Barnes先生,请你先冷静下来。" Steve说到。


然后他看到,红点并没有消失,它移向了Bucky的胸口。Steve和Barnes一瞬间都定在了那里,他们都不敢再轻举妄动。


————————————————


在一旁的Peter也十分害怕,他从小到大,都生活在Tony为他精心打造的"安乐窝"里,哪里会遇到过这样的阵势。但是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顺着红点的轨迹,看到了屋内唯一的窗户。


对!窗户!


Peter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在慌乱中还能清晰的思考,他只直觉性的感觉那位帽匠先生并不是坏人,而他现在的生命受到了威胁,自己得帮助他。


窗户两侧并没有窗帘,于是Peter快速将自己的外套脱下,飞扑过去,将这唯一能看清室内状况的通道覆盖住了——他知道,虽然视线受阻,但狙击手还是有可能扣下扳机,而如果他这样做了,那么挡在窗前的自己就会是第一位受害人……但他现在没法顾虑这些,因为如果不这么做,不仅是那位Barnes先生,警长也会有性命之忧。


他闭上双眼,恐惧使他不自觉地颤抖,但他坚守在那里,没有离开。


Steve也立刻转身断了这个房间的灯光,屏住了呼吸。


现在已是深夜,三人的呼吸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回荡。


一秒,两秒,没有破碎的玻璃,没有撕裂的空气。


狙击手没有开枪,他们安全了。


Tbc.





【虫铁】The marvelous present (上)

来自 @鹿逐 小可爱点的虫铁圣诞节礼物梗,小虫成年,微铁椒提及。半AU

明明这个梗应该是很甜的……结果被我搞成了裹着糖霜的刀,嗯……我错了T﹏T

写了这么多结果还没提到交换的礼物,心很累,下章才能出现了。⋉(● ∸ ●)⋊

渣文笔,勿喷。



00

2018年12月24日20:00。


Tony有个约会。


按道理说,和拥有整个Stark工业的富翁相称的,应该是烛光燃烧的明亮,小提琴悠扬的曲调,醉人的葡萄酒,和无微不至的服务。

但Stark先生,在这个本该放肆挥霍的节日里,执意无视了所有昂贵的餐厅,热闹的环境,拥挤的人群,坐进了位于皇后区的一家普普通通的三明治店。

美好的平安夜,只要还有得选择的人都不会来到这样一家小店。
小店只有寥寥数张桌椅,小店的服务员只有同时兼任老板的一位中年男人而已。


但是Tony显然不在意这些。


他侧着身子,透过蒙着水雾的落地玻璃窗,看着路上那些或漫步,或相拥的斑驳"色块"。因为视野是模糊的,眼前的一切有种轻微的不真实感。


Tony现在是这里唯一的客人。


有着中年络腮胡的老板兼服务员走近Tony,向他和善地笑笑,递上了一杯热咖啡。

"真不敢相信,在平安夜难得光顾我家小店的人,居然是大名鼎鼎的钢铁侠。"


Tony礼貌地回以微笑。



01


2015年12月24日20:00。


Tony出奇地想见那个孩子。

而他一直是个想到什么就要去做的人。
选好一家喜欢的法式餐厅,Tony亲自联系了我们的好邻居,让他在平安夜休个假,守护纽约秩序的责任今天就先交给警察去做吧。

听到这个好消息的小蜘蛛开心到是一路荡着蜘蛛丝赶过来。


————————
" Mr. Stark。Oh,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会选择平安夜和我在一起!我是说,Stark先生不是应该出现在各种聚会上——那种很多人聚在一个很豪华的大厅,然后跳舞,互相劝酒,和有各种各样甜品吃的那种聚会……还有Pepper女士,Stark先生在平安夜抛下她一个人她会不会生气啊,如果生气的话……"


看着面前的少年因紧张而涨红的脸颊,努力想表达自己却磕磕绊绊说不清楚的模样,Tony不自觉的想要捉弄一下他。

“怎么,Kid?知道我的时间宝贵,你还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叫我离开?”
Tony勾起嘴角,摆出一副被冒犯要离开的样子。


“不不不,当然不是!”
少年着急,慌忙站起来想要留住眼前的这个男人。
这下他脸更加红的不像话了。

“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我没想到这么重要的节日Stark先生会来陪我,我是说,明明和其他人比起来我没那么重要,但是Stark先生还是来了,其实……其实我想说的是,我真的很荣幸,很开心,有Stark先生一起陪着过平安夜……”
少年红着脸,低下头,声音越来越小。


Tony觉得自己的心隐隐颤动了一下。

“好了,看在上帝的份上,Mr. Parker。我不过和你开个玩笑,别那么一本正经的,既然你现在只有17岁,就像个风趣叛逆的17岁少年好吗?”

Tony摊摊手,分外滑稽地翻了个白眼。


“噗……”
Peter不自觉的被他的这个动作给逗笑了

“明明是因为Stark先生每次见我都那么严肃,我才不小心被传染的……”
少年嘟嚷着,想为自己辩解几句。


这会轮到Tony轻笑出声。
"我真的有那么严肃?"


"有的有的。"
少年抬起头,一脸委屈巴巴地样子。


"那……我以后试着不那么严肃一点?"

少年脸上绽放出明媚的笑容。


“那太好了,Mr.Srark。”



02


2018年12月24日22:00。

店主为Tony做了一个三明治,又替他添满了咖啡。


“平安夜为什么还开着店,不回去陪陪家人?”
Tony嚼着三明治,眼睛盯着窗外,没有看他。
但店主知道,钢铁侠只能是在问自己。


男人没有回答Tony的问题,倒是反问他:
“您呢,Stark先生?怎么会一个人在平安夜来这里?”


“我有个约会。”


店主有些好奇。
“是Ports女士?您……确定她还会来吗?我看您已经在这坐了近两个小时了。”

“不是她,我和Pepper两年前就已经分手了,只是没有向媒体公开……那些记者麻烦的很。”


店主脸上带上了一丝歉意。
“Oh,我不知道,抱歉。”


Tony倒是不在意的又咬了一口三明治。
“没事,Man。那些早就已经过去了。”



03


2016年12月24日22:00


该死的圣诞节!该死的平安夜!


Tony坐在实验室冰冷的地上,将手中的酒杯抛出了一个完美地弧线。

弧线接触到墙壁,变成了破碎的玻璃。


圆滚滚地“笨笨”急忙过来将碎屑打扫干净。


“真是不聪明,你现在扫了我等会还得摔的。”

但是那过于简单的机器人完全不了解Tony的话,它偏偏脑袋,似乎是思索了一下,然后决定继续运行当前的程序。


————————
分手是Tony主动提出来的。


他知道,Pepper想要的只是Tony Stark。

那个有时也许会放荡,会一意孤行,但是是个普通人,会陪着她,让她不必为明天是否还能见到活着的他的而担惊受怕的Tony Stark。


但Tony办不到。


自从当年从那个山洞里走出来,Tony Stark就不再是那个花花公子Tony Stark,也不再是那个唯利是图的军火商Tony Stark。

而是作为Iron Man的Tony Stark,作为复仇者的Tony Stark。
那个可以为了纽约,孤身扛着核弹冲向太空的Tony Stark。


他再不只是他自己。


而这个Tony Stark,他战斗,厮杀,守护。
他随时都有在爆炸声中被终结一切的可能。

而Pepper只要和他在一起,就会永远在为自己担惊受怕中苦苦煎熬。

他要为他们两人解脱。
Pepper值得比他更好的。


所以当Tony再一次从医院的病床上醒来时,他就做了这个决定。

他也永远不会为此后悔,Tony Stark 是一个永远看向未来的人。


但当平安夜,他独身一人,站在大厦黑暗的实验室,俯视着纽约的万家灯火时。
冰冷的孤寂还是向他袭来,像极了西伯利亚那时刺骨的雪风。

他自嘲地笑了笑,拿起另一个盛满龙舌兰的酒杯,一饮而尽。


“致圣诞节。”


他闭上眼,感受着周围弥散的酒的香甜,放任自己的思维沉入混杂的潜意识海底。



04


唤醒他的是掌心陡然升高的温度和一声熟悉的呼唤。


他睁开眼,少年浅褐色的双眸闯入他的视线。

他的Kid紧紧咬着下嘴唇,强忍着不让自己的泪水夺眶而出。
玻璃窗破了一个大洞,那孩子的蜘蛛战服上还挂着一些玻璃碎屑。

男孩握着他的手,不可抑制地轻轻颤抖。


Tony顺着破碎的玻璃向窗外望去,纽约的灯光黯淡了不少,看来夜已经很深了。

“Peter?你怎么来了?”
Tony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想要站起来,但酒精麻痹了他的身体,他尝试了几次就作罢了。


“Stark先生觉得我不能来吗?”
少年淡淡地问他。

Peter的声音夹杂了一丝愠怒。
他平时乖巧温和的邻家boy今天有点不太一样……


“我没说你不能来,Kid。只是……现在?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又有一个小偷看上了复仇者的装备?oh,老天,就算那样我现在也不想去管了,操! 他想拿什么就拿什么吧。”

拜托了,平安夜,今天就放他好好休个假吧,明天再去做什么钢铁侠。


"没有,Stark先生,纽约好的很。"

少年的语气很冷淡,让Tony摸不清他究竟想做什么。

“也许我只是来拿我的圣诞礼物呢,顺便看看Stark先生究竟要把自己灌到何种程度才甘心。”


“Kid……”
看着男孩红着的眼眶,Tony觉得心很慌。


他好像让他的男孩失望了。


他想开口解释,但又不知道自己要解释什么?解释为什么在平安夜一个人在这自我摧残,毫无节制?


但男孩先他一步开口了。他的男孩总是先他一步开口。

“Mr. Stark,我知道您很难过,但您不应该以这种方式……以这种伤害到自己的方式……”

环绕在他的先生周围那浓重的酒味让他心疼,也让他生气。


他的先生总是在照料别人,却永远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


男孩终于忍不住了,开始哽咽起来。

“您可以找我,您知道我会为您随叫随到……”


Tony受不了男孩的闪着泪光的眼睛,抬起胳膊想阻止他继续。


但男孩抓住了那只手。


Tony愣住了。


“我知道,我做不了什么……我帮不了您,但至少,至少让我陪着您。”

男孩将Tony的手掌贴在自己的胸口,他想让Stark先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


而这动作似乎吓坏了Tony,他猛地抽回手,并强迫自己不去揣测此时少年的内心潜藏着怎样深藏的秘密。



05


“Kid,你该回去了,这里……我自己能处理。”
Tony指了指周围的狼藉。


“不,除非您向我保证,您今明两天之内都不会再沾哪怕一滴酒精。”
Peter的声音异常坚定。


Tony只是摆手。

“你不明白,Kid。”
他叹气,“我现在需要这个。”


Tony对此毫不在意的样子彻底击溃了Peter情绪的防线。

“Mr. Stark!”
不自觉的,他吼了他的先生。


他的男孩从未这样对他说过话。
Tony抬起头,少年看着他的眼神深深刺痛了他的心脏。


男孩也决定豁出去了。

“Mr. Stark是不是怎样都放不开这些,是不是?好吧,那我就陪着Mr. Stark。”
男孩说着,抢过Tony旁边的酒瓶,将滚烈的酒精灌入喉咙。


“Kid!”


Peter刚刚成年,从未接触过龙舌兰这类的烈性酒,而刚刚又喝的太急。

他猛烈的咳嗽起来,酒精漾进了他的嘴巴和鼻腔,刺激的他发昏。


他喝醉了。


“Mr. Stark……”
他靠向那温暖的一侧,将他的先生拥入怀中。
他终于哭了出来。

“Kid!你还好吗?!哦,你一个小孩子喝什么酒,蠢到家了!”
Tony慌了,他想将那孩子扶起来,让他清醒一点。


“我已经成年了,Stark先生……只是你一直把我当做小孩子……”

“所以无论我说什么,怎么表现,你也会把那些当成孩子的玩笑,是不是……”


“当然不。我当然会认真听你说什么!”
Tony否认。


抱着Tony的双臂愈发收紧。


“是吗?我要说的,Stark先生都会放在心上是吗?”

“好的,那我要说,Mr. Stark就要听。”

”从现在开始,Mr. Stark不能难过,不能不开心。”

“Mr. Stark不能再喝酒了,不能再做会伤害到自己的事……”

“而只要Mr. Stark需要,我就会陪着Mr. Stark,一直陪着,直到Mr. Stark不再需要我。”


“Kid……”
他拍着男孩的背,安慰着他。

天哪,他的男孩醉的厉害,他感觉到少年的眼泪落在自己的肩上。

貌似,他才是本来该哭的那个吧……


少年的下巴搭在他的肩头,轻轻对他耳语。

他轻抚着少年的手顿在了那里。

他的男孩声音深情而坚定。
他听见他的男孩对自己说,


“我爱你,Mr. Stark。”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