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的小迷帝

爱铁人,爱Loki,爱博士,爱小虫,爱夏·福,墙头众多,福华初心。杂食党,没什么对家,不是太清奇的cp我都可以磕😂

【锤基/盾冬/奇异铁/贾尼/多cp】Another reality 06

——————————

前文请戳底部合集

——————————

☆借用美剧童话镇设定

☆非童话au

☆全员失忆来到现实世界

☆部分cp为单向或be

——————————

Another reality 06



当Peter扑进Tony怀里的时候,危机时刻的委屈和恐慌全都涌了出来,他就那么抱着Tony哭出了声。


"抱歉……Daddy,我没有离家……出走,我不是故意让你着急的,对不起……你不要难过……都是我错了……"


Tony揉着宝贝儿子的头发,眼里溢满心疼,这个十六岁的孩子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小豆丁时期,他还是那个受了欺负就会一脸委屈的找Daddy求安慰的睡衣宝宝。


" Hey,kid,我也没……那么生气,好了没事了,你到家了,一切都没问题了,现在停下不要哭了好吗……你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怪难为情的……" 


Tony·嘴不毒会死星人·Stark抬头望了望围在他俩周围的Mark小队,觉得自己安慰人的话说得糟糕透了。


"Sir……嫌疑犯已被Rogers警长带回警局,后续工作需要您的指示,Peter先生也要休息……"


专属派遣队Mark分队的总负责人,Tony的秘书兼管家Jarvis轻声打断道。这个总穿着黑色风衣,散发着英伦气息的绅士总是让Tony安下不少心。


" Jarvis说的对,kid,你先去休息,关于具体细节等你休息好了再说也不迟。"他揽过男孩,拍拍他的肩膀——Tony Stark最喜欢安慰别人的方式。


" No……"男孩却没有听Tony的话,他揉了揉眼睛,勇气的光芒又重新回到了那里。"我没事,Dad,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发生了什么……"


——————————————————

虽然狙击手没有进一步行动,但为了保险起见,三人很长一段时间仍不敢有太大动静,他们屏住呼吸,沉默在黑暗中。


时间在一秒一秒的流逝。


——直到听到外面Jarvis拿着传呼机指挥小队的声音,Steve悬着的心才算彻底放下来,招呼Peter,押着Barnes走了出来。


" Jarvis先生,谢谢你能及时赶来。"


" 分内之事,Rogers警长。" 


Steve注意到,当Jarvis看到他押着的Bucky时,眼睛里闪过了一丝不悦——不是那种对嫌疑犯正常的愤恨……就……总有些奇怪的感觉。


" Jarvis先生……有什么问题吗?"他问。


"没有。"看到Jarvis极不自然地将头撇开,Steve心中的疑惑不减反增。


"就是……您打算怎么处理这位嫌疑人?"


Jarvis低下头,拨弄那把他随身携带的黑色长柄雨伞,伞尖轻轻转动着,挑起来一撮泥土,他右手微微一抖,将泥土抖落下来。等他做完这一切再抬头看向Steve的时候,刚才奇怪的神色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眼中只能看见他平常所带有的那温和的柔光。


Steve也只能说服自己是自己想太多了。


"Eh……按照规章来,先生,把他先带回警局拘留起来,再搞清楚他的动机,手段和是否有人协助之类的。"


"好吧,警长先生,我只能相信您能很好的将他控制在警局里了。" Jarvis向他微笑,但Steve并没有感受到这其中蕴藏着善意。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觉察到了来自面前男人无端的不信任,这让他有些生气。


"别误会,Rogers队长……"知道影响了Steve的情绪,Jarvis摆了摆手用以使对方安心。"就只是一种感觉,我觉得他的存在会威胁到sir的安全。"


"放心,我会把他关押起来,Tony不会有事的。" Steve也只能向他这么保证。


"我知道……" Jarvis轻声叹了口气,这种情绪表露在外的情况对他来说并不常见。"也罢,就请警长去做好您的本职工作吧,我也该带Peter先生回去了,太晚sir会过于担心。"


Steve点点头,而就在他准备打开车门的时候,又听见了身后传来Jarvis的话。


" Steve警长,您是sir为数不多的……是他相信着的人……希望……您不要辜负这个。"


"当然,Jarvis先生,Tony和我是朋友。"他回答,押着Barnes钻进警车,关上了车门。


————————————

Tony半摇下车窗,感受微凉的夜风吹拂着他前额的头发,这能让他稍稍提点神——现在已经是早上五点,太阳还没有升起,只有地平线处那一缕若隐若现的浮光——昨晚是个不安定的夜晚,所以他还不能休息,他还要压着怒火,去见那位不知好歹地,胆敢绑架Peter的家伙。


其实Peter也想跟着他们一块去警局,但Tony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在他一反常态,耐着性子哄了他的乖儿子两三遍,Peter才犹豫的答应上楼休息,而Jarvis也留下了Mark小队的全部队员用以保证男孩的安全。


Jarvis……Tony瞄着这个一直任劳任怨的好管家,他小麦色的头发顺着风飘动着,他的瞳仁因为夜色看不太清,但Tony知道那里一定有着群星一样的闪耀,而那也是他见过的最为坚定和忠诚的眼睛。


Jarvis从他成为镇长那一天,就成为了他最有力的助手。他觉得,Jarvis该是这世界上最了解自己的人,他知道自己需要陪伴但又很多疑——所以他彬彬有礼却又不过分疏离,追随着自己但又从不靠近太多,在工作和私人感情之间,留给了Tony Stark自己自由进退的空间——所以和Jarvis相处,是一件令人舒心的事情——这也是Tony现在一直在尝试逆转自己判断的原因。


但很不幸,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免不了要生根发芽——这让Tony不自觉地皱起眉头。


而这并没有逃过Jarvis的眼睛。


" Sir……出什么事了吗?"他关切地问道。


算了,总要开始的,Tony想。当你想摧毁怀疑的滋生,你不能等到它成长为苍天巨树,而是要将它掐死在幼苗里。Tony不想让无端的猜疑毁了他和Jarvis之间的信任。于是他摇上车窗,但仍盯着车窗外,看似漫不经心地开口。



" Jarvis……Peter说的狙击手……是你吧。"



没有回答。



"狙击手刚刚离开,你就带队找到了那里,在没有定位的情况下,找到了一间并不存在于地图上的偏僻的房子。"


"狙击手起初是想杀死我们的好警长和绑架犯先生的……但Peter挡在了他们前面,狙击手迟疑了,并最终放弃了他一开始的目的。"


依然没有回答。


不解释等于默认——这让Tony有些绝望,他从内心深处,还是希望Jarvis能开口,能生气地反驳他的指控,但他没有——Jarvis似乎并没有听见Tony的话,他仍专注于前方的路况,没有一丝动摇。


Tony苦笑,他不喜欢这个,他真的不喜欢被隐瞒,被欺骗的滋味,特别是这欺骗来自于他无条件相信了十年的人。


"不管你的身份和目的是什么,Jarvis,现在我揭穿了你的秘密……" Tony用手指摩擦着嘴唇——这是他为了掩饰情绪自己都不会觉察到的小动作。"你打算怎么办……" Tony的视线从车窗外的夜色移向司机的侧颜。


"杀了我?"


又过了很长时间,当Tony以为这个问题也会像刚才一样,石沉大海时,Jarvis开口了。



"我永远不会伤害你,sir."



一句话,确认了Tony的所有猜测,怒火从心底渐渐汹涌出来。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止要杀那个绑架犯对吧?你还想杀了Steve……"


"你到底是谁,Jarvis,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要瞒着我,为什么要欺骗我,为什么要辜负我的信任。Tony的内心一片苦涩。


" Sir,我只知道我是您的助手,是您的左膀右臂,我只选择对您最有益的事情,无论发生什么,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永远在您身边,永远。(注①)" Jarvis目视前方,声音平稳,没有丝毫的波澜。


" Oh,老天……" Tony用手捂上自己的眼睛," Jarvis,有时候,我会觉得你压根不像是一个人,而是一条只会执行命令的程序,一个冷酷的机器。"他说。


Tony没有得到回应,他半放弃地靠在车窗上,没有再尝试抵抗疲惫的侵袭,渐渐合上了眼睛。恍恍惚惚中,他听见身旁似乎有过一声极轻的叹息,那声音很好听,但也透着浓厚的绝望。



" Maybe…… I was,sir。"



Tbc.


——————————————

注①:借用了Sherlock S3E03最后誓言里的台词,原话" whatever it takes, whatever happens, from now on,i swear i will always be there, always."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