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的小迷帝

爱铁人,爱Loki,爱博士,爱小虫,爱夏·福,墙头众多,福华初心。杂食党,没什么对家,不是太清奇的cp我都可以磕😂

【锤基/盾冬/奇异铁/贾尼/多cp】Another reality 05

——————————

前文请戳底部合集

——————————

☆借用美剧童话镇设定

☆不是童话au

☆部分cp为be

——————————

Another reality 05


好了专业课考完,我来更文啦,放假期间尽量每周两篇哈😂

(当然鸽了也是有可能的。)


梦境是种很奇怪的存在,信奉科学至上的人解释它们只是一种存在于大脑之中的特殊反应,但有神论者们则更愿意相信那是跨越过去与未来,链接生死的桥梁。


梦境的存在形式很多样——有些人梦到他们所恐惧的,有些人梦到所渴望的,有些人梦到他们所厌恶的,有些人梦到他们所喜爱的。有些人,梦到了将来还未发生的预兆,还有些人,则将过去的一幕幕回环往复的播放——Steve就梦到了这样一些回忆,那些回忆太过跳跃和荒诞不经,以至于他甚至确定那些根本不是什么回忆——


梦境里,有形形色色的人在形形色色的时间和地点在呼喊着他,有时候是Steve,有时候是Mr. Rogers,然后伴随着战火的轰鸣声,尘埃在风中摩擦的声响,有个呼喊渐渐盖过了其它声音,那称谓铿锵有力,将他从意识深处拖出——


" Capatin……"


" Capatin……"


" Captain,wake up!"


Steve猛的睁开眼睛,刺眼的白光让他眩晕。自己刚刚从梦中醒来,大脑仿佛塞满了迷雾的填充物,这让他一时分不清自己是在虚幻还是在现实,等他平息了神经反射带来的喘息,他看清了面前呼喊着他的孩子,也听清楚,孩子口中喊的不是队长而是警长的时候,他终于恢复了思考。


"真高兴见到你,Peter。"他朝男孩露出温暖的一笑,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一个小孩子为自己担心不是。


" Oh,警长先生……" Steve的笑容也确实让Peter长舒一口气。"你昏迷了好久,我怎么叫你都没反应……"


男孩有些沮丧的低下头,咖色的发梢被因慌乱产生的汗水濡湿,耷拉在两鬓,即使Steve不想,他也不自觉将他和那只叫tessa的金毛犬做了个比较。


嗯,似乎能理解为什么Tony为什么那么宠着这孩子了。


"都是我的错。"男孩开口。"我当时该想想,我怎么会不明不白地跟着一只兔子跑出来……要是我没有跟过来,警长你也不会来找我,我们……我们就不会在这里……哦我的天哪,我就该听Daddy的话,我就该听话不要乱跑的……"男孩越说越难过,声音带有了哭腔。


" Hey,Boy,"我们的好警长实在不忍心看见小孩委屈的样子,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所以……你不是离家出走?"


"离家出走?"男孩抬起头惊讶的望向Steve,"我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Steve看着男孩,有些无奈。" Tony以为他话说的重,所以你生气了,就……"


Peter深吸了一口气,更加沮丧了。"哦……老天,我没有,我是说我当时是有点生气,但是没有那么生气……不对就算我很生气我也不会……我知道Daddy是真的想为我好只是我不能接受那种方式,但是我不会离开Daddy,我走了他会很难过,我当时都准备和他道歉了,但是那只兔子……哦我为什么要跟着那个兔子。"


警长也不愧警长,虽然男孩因为情绪不受控地说的语无伦次,Steve还是从他断断续续的话语中总结出了中心观点。"好了孩子,没事的,Tony不会怪你的,别担心……"


"真的?"


"嗯。" Steve点点头,"你的父亲很爱你,Peter,而不管我们爱的人做了什么,我们总会原谅他。"


男孩也终于露出笑容,虽然仍然有点勉强,但Steve知道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然后他突然反应过来,男孩的话里还有一条重要信息——


"等等,Peter,你说……你是跟着一只兔子过来的?那……那只兔子,是不是……"


"带着一只奇怪的礼帽。"两人异口同声,然后他们都愣住了。


所以现在很明显,这莫名奇妙发生的一切,都指向了那位名叫James Buchanan Barnes的男人。但是那位Barnes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做?绑架镇长的爱子和一位敬职敬责的警长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Steve环视四周——他和Peter没有像他预料的那样被手铐或者绳索之类的物件捆绑在那里,相反的,他们拥有相对宽松的自由——他们在一个小房间里,房间很整洁,没有他曾看到那些款七八糟的帽子,但是同时也没有床和其它必要设施——这可不是什么个好预示,这表明那位帽匠先生没打算让他们长久的待在这里,但究竟是以何种方式"离开",就不得而知了——毕竟从刚刚他能不动声色地从经验丰富的Steve那里截过枪来看,他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Steve眉头渐渐锁紧,他看了看身旁的Peter,无论如何,他都得保证这个孩子的安全。


——————————————


我们说过,Peter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他看到Steve的表情后,也立刻警觉起来。"警长,告诉我我的任务吧。"男孩双手握拳,垂在身侧,像极一个即将进入战斗的士兵——如果忽略他微微颤抖的肩膀的话。


Steve为这个孩子的勇气感到欣慰,他抬手扣住男孩的肩膀,正色道," Peter,你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证自己的安全,好吗?Tony还在家等你回去。"


"可是……"


"没有可是,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能会很危险……所以,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咯哒——仿佛是要验证Steve的话一样,门把手转动了。


" Peter,退后!" Steve反应迅速,冲上去试图堵住那道门——但他还是晚了一步,门开了,进来的不出所料,就是帽匠先生。


Barnes看到了冲上来的警长,但他只愣了一秒,就立刻做出举措,Steve的动作,被黑洞洞的枪口止住了。


" Steve,请你配合,靠后站一些,我需要的是那个孩子。" Barnes上前一步。


"不,Barnes先生,我不会让你伤害那个孩子,你得先过这一关。" Steve也上前一步。


"伤害……不……" Barnes突然笑起来,他似乎是听到了非常有趣的事情,笑的弯了腰。"你不知道……Steve……我是在帮他,我是在帮你们……"


他止住笑容,眼里闪烁着迷惘的光芒。" Steve,他能回答出那个问题……他是一位清醒者……他能够回去Steve……我得帮他……"


他再次举起了枪,对准了那位男孩。


"不!Bucky,停下!" Steve一把把Peter揽在身后,将自己的身体挡在枪口前。


这一举动让Barnes苦笑出声,他显得很纠结,一只手焦躁地抓着自己前额的头发。" Steve,我在帮他……我也想帮你,可你不是清醒者,有人告诉过我,必须要能认识到这一切才可以……我以为Peter也能帮助你,但这对你没有用……我……"


他说着,握枪的手平稳下来,眼神异常坚定。


"我必须这么做。"



但就在他将要扣下扳机的时候,一个红色的光点出现在了Barnes额头,刺目的红光映入了Steve的瞳仁。


就那么下意识的一瞬间,Steve扑向了我们的帽匠,Bucky身后的木门出现了一个崭新的弹孔。


突发的攻击改变了一切,就在Barnes被打乱节奏那一秒的间隔,Steve迅速反应,夺枪,侧翻起身一气呵成。等Bucky再次看向Steve的时候,他已经站起来拿着枪对着自己了。


" Barnes先生,请你先冷静下来。" Steve说到。


然后他看到,红点并没有消失,它移向了Bucky的胸口。Steve和Barnes一瞬间都定在了那里,他们都不敢再轻举妄动。


————————————————


在一旁的Peter也十分害怕,他从小到大,都生活在Tony为他精心打造的"安乐窝"里,哪里会遇到过这样的阵势。但是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顺着红点的轨迹,看到了屋内唯一的窗户。


对!窗户!


Peter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在慌乱中还能清晰的思考,他只直觉性的感觉那位帽匠先生并不是坏人,而他现在的生命受到了威胁,自己得帮助他。


窗户两侧并没有窗帘,于是Peter快速将自己的外套脱下,飞扑过去,将这唯一能看清室内状况的通道覆盖住了——他知道,虽然视线受阻,但狙击手还是有可能扣下扳机,而如果他这样做了,那么挡在窗前的自己就会是第一位受害人……但他现在没法顾虑这些,因为如果不这么做,不仅是那位Barnes先生,警长也会有性命之忧。


他闭上双眼,恐惧使他不自觉地颤抖,但他坚守在那里,没有离开。


Steve也立刻转身断了这个房间的灯光,屏住了呼吸。


现在已是深夜,三人的呼吸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回荡。


一秒,两秒,没有破碎的玻璃,没有撕裂的空气。


狙击手没有开枪,他们安全了。


Tbc.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