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的小迷帝

爱铁人,爱Loki,爱博士,爱小虫,爱夏·福,墙头众多,福华初心。杂食党,没什么对家,不是太清奇的cp我都可以磕😂

【锤基/铁椒】(正剧向,铁霜亲情向) 夜行之人 19

——————

前文请戳底部合集

——————


夜行之人 19



他独自一人,行走在没有月亮,没有星星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没有旅伴,无法辨识前路,也不知归途。


行者已经在这无边无际的夜色里徘徊多年,但有那么一天,黎明再次出现在地平线上,微芒照耀着,倒映出身后的影子,我们是否可以猜测的出,光中可窥探之物。


从那日与兄长,来到约顿海姆的那一刻起,Loki的生命就走向了永恒的极夜,这极夜漫漫无期,似乎永远也看不到尽头——而自己除了在这黑暗里堕落下去,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但突然有一天,在黑夜里的Loki听到了一个声音,那个声音温暖而坚定,说——we come home,together.


然后Loki跟随着那个声音,结束了长久漫无目的漂泊,找到了前进的方向——


有谁能够比长久流浪的旅人更渴望回到故乡——即使那个家不再像记忆里的那么单纯温暖;即使那里盘踞着阴谋的毒物和恶意的野兽;即使回家的路上,布满了结冰的汪洋,地狱的火海;即使他的理智不断地告诉他,那里早已不是你的归属之地——他也抑制不了心中灼烧的温暖,想要回归的冲动。


虽然这回家的过程一波三折,充满艰辛,但Loki还是义无反顾。终于,萨卡星之行后,他终于真正意义上的回到了阿斯加德——不是披着奥丁的虚假面容,亦或是架着罪孽深重的囚徒的枷锁——而是作为阿斯加德众神的救世主,回到了这个王国。


他回了阿斯加德,但可惜的是,就在回来不到半天时间内,阿斯加德焚烧成了地狱——有那么一瞬间,Loki又回到了最初迷茫的状态,黑夜似乎又要将其吞噬。


但有些东西还是不一样了,他知道。


因为阿斯加德化为一团火焰的时候,那耀眼的光芒,足以让所有看到的人心悸——但和别的神祗不同,神们透过火光,看到的是阿萨的覆灭,诸神的黄昏——但Loki,看到了那极夜的破晓——他突然意识到,在那光芒中,藏着的从来不是一个简单的地域,一座宏伟的宫殿——那些都不是他的家乡,不是他寻找的方向。


——事实上,他的人民,他的哥哥之所在,才是他一直寻找的原乡,是冲破黑夜,终将为他带来光明的白日。


Thor一直在尝试改变自己,用一种鲁莽且不怎么令人愉快的办法——但Thor不知道,他是无法改变一个人的真实的样子的——Loki永远是Loki,他的出身,他所经历的一切,都不允许他能够活成雷神一样耀眼坦率的存在——他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夜行之人,最多只会游走在黄昏和黎明的边缘,但他不会走到切实的白昼里去。


他是谎言之神,他为黑暗而生。


但是,Loki还是能从黎明里看到一个人影,那个人影很模糊,但也很清楚,那个人影,和与他一起的某些东西,向Loki伸出了手。


神明知道,Thor从来不是他的改变,而是他的救赎——他让夜行的自己看到了光的影子,在那短暂的一瞬得到了它的眷顾。


就像现在。


Loki竭力的想要得到更多的氧气,他的胸口刺痛,肋骨压得生疼——但每当他拼尽全力得以呼吸一瞬时,环绕在他脖子力量就会加大一分——这过程缓慢却令人窒息——大概是它的始作俑者故意为之,他想要欣赏他的猎物死亡前的最后挣扎。黑色的迷雾渐渐布满视野,而纵使他不想,生理性的泪水还是模糊了眼前的一切——生灵都会畏惧死亡,没有例外。


然后就在瞬间,一束光刺破了黑色的雾霭——Loki只来得及看到眼前一亮,那束缚住他的力量就瓦解了。


他剧烈的咳嗽,喘息着让自己恢复各种感知,他的大脑还很混乱,急切地想找到一处庇护——他知道这很丢人,但这也不是他能控制的——孩童的本能,他勉强把这些归在这个理由上。


Loki努力恢复自己的视力,抬头寻找着那个身影——又是一个可悲的本能,当濒死时,人们总是希望见到内心最渴望的人来拯救自己。


……


但来的人不是Thor。


……


"章鱼哥,搞清楚,你要面对的是我。"——挡在Loki和乌木喉中间的,是全副武装的Tony Stark。


" Oh,真让人惊喜。"乌木喉微微抬起来头,审视着他。


————————————

"说真的,我没想象到你一个魔法师居然喜欢欺负小孩子。"Tony调侃着,手不着痕迹的背在后面——Loki当然看得懂那个手势要表达什么意思,Stark在让他快跑。


但是Loki没有动。


过了几秒,见那孩子没有动静,Tony明显有些急了,手势打的很慌乱,眼神也不自觉地向后瞟过来。这个小崽子怎么回事 现在还不离开杵在这干什么?!


Loki依然没有动——他知道自己走不掉的——而乌木喉随后也佐证了这一点。


"怎么,你还不知道他真实身份?真是可悲,Stark,我很好奇你知道自己在保护自己的敌人是种什么感觉。"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Tony回敬他。


" Oh,天哪Stark,你是真的这么愚蠢……"乌木喉向前漂浮,Tony的神经紧绷起来,准备随时反应开始战斗。


"还是只是不想承认现实?"乌木喉又停了下来,保持了一段距离。


……


Tony没有回应他,只是死死地盯着那个怪物,没有动摇——这个反应让他护在身后的男孩叹了口气,他走到了前面。


"你听到他说的了,Stark。这是法师之间的战斗,不是你能插手的,走吧,"他又忘了一眼皱着眉的Iron Man,突然想起了什么" oh,对了,如果你是在担心Stark夫人的话,我刚刚已经把她传送走了,顺便说一句。" Loki故作轻松的偏过头。


"凡人,算你幸运,我今天处在多愁善感的顶峰,不想利用你……离开吧,我们的军师想要的只有我一个而已。"


Tony没有出声,气氛诡异的沉寂下来——这让Loki有些不安,他偷偷瞟了一眼身旁的Stark——生气,愤怒,当然了。


但与Loki预想中争吵有所不同,Tony冷笑了一声,仿佛并不在意这些话——如果Loki不是这几年已经很了解Tony Stark是个怎样的人的话——他的嘴唇在微微颤动——不是因为恐惧或是寒冷,而是失望和恼火。


"真可以,小鹿斑比,我真得说,如果这些年你全都是装的一无所知,那演技可着实高明……"


"我只能说不全是……" Loki还是想替自己解释一下。


"闭嘴吧你这个小崽子!" Tony终于爆发的怒吼让Loki一个机灵。而乌木喉则是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没有打断的意思。


他转过身,低头望向这个"七岁的小孩"。"我告诉你,匹诺曹(注①),我才不管你本来是谁,现在你都得是我的儿子!而作为儿子你就得听我的,现在我告诉你……"


Tony转过身,再次面向乌木喉,他向前倾身——Loki注意到了他手中突然出现的法阵——他惊恐地预见了Tony Stark计划做的事,但他没来得及将那句"no"喊出口。


" Run!!!"


Tony穿着战甲冲向疑惑了一秒的乌木喉,在Tony接触到他的瞬间,一个小型的传送法阵展开在二人四周。


然后就只剩下Loki还在原地伫立。



————————————————

注①:这里Tony是暗指Loki谎言之神的身份。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