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街的小迷帝

爱铁人,爱Loki,爱博士,爱小虫,爱夏·福,墙头众多,福华初心。杂食党,没什么对家,不是太清奇的cp我都可以磕😂

【锤基/铁椒】(正剧向,铁霜亲情向) 夜行之人 18

————————————


前文请戳底部合集


————————

夜行之人 18


Loki用魔法支撑着,勉强恢复了成年的身形——他的力量已经逼近干涸,这个形态持续不了多久的,他得争分夺秒,把他们俩尽快地转移到安全区域去——我们亲爱的Stark夫人,在见到自己孩子后,终于因为体力不支昏死了过去,这让Loki不得不抱着她继续前进——当然这也不能怪Pepper,事实上Loki对她还能一直保持清醒到刚才感到很惊异,也很愤怒——她处于严重的脱水状态,眼眶乌青,表明她的监察者不允许得到足够的睡眠,她可能已有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了——他们一定是用这种方法来对她进行精神折磨,以便得到一些信息,或者只是以此为乐。但还好,生理层面除了一些小擦伤并没有受到很严重的伤害,这倒是不幸中的万幸。乌木喉随时会回来,威胁还未消除。


但Loki知道,对于现在来说,保证自己安全的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用魔法开启一个传送阵,虽然把目的地定在纽约有些困难,但离开这里不成问题——问题在于,以他目前的状况……他现在只能支撑起一个人的穿行,而不是两个人。


他也知道,对自己最有利的解决方案有一个的——那就是开启传送阵,不管她的死活,把这位凡人留下来,仅供自己离开,然后隐藏气息,恢复力量,等待机会,把那些威胁通通甩在身后,在宇宙自由自在。


但问题在于,他可以做的到吗?


他对自己说,当然,诡计之神,你当然可以做到,她不过是个凡人,她连被你背叛的资格都没有,最多只是被抛弃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但显然他的情感,他的身心都在大喊着拒绝这个提议。Pepper的衣服被他掐出了褶皱,最后他叹了口气,再次迈开步伐前进。算了,至少在他做凡人这几年,她对自己还不错,就算他是谎言和虚伪的代表,现在也做不到真正意义上的弃她不顾。


可没走几步,身后陡然沈腾起的杀意就让他埋怨了一下自己被这几年凡人生活影响出的犹豫不决。——但曾身为魔法师的机警和灵敏能让他迅速做出反应,他猛然向前跃起,躲开了第一波攻击


——然后用尽最后一点力量,将昏迷的Pepper送进了传送阵。


第二波法术在他背后绚烂的崩裂。


疼痛和烧灼感伴随着鲜血的味道一起袭来,有什么办法,他就知道,过于多愁善感没什么好结果。


————————————————

他现在连支撑起自己成年人形态的能力都没有了,干脆也就半放弃的变回了小孩子的模样——在一个极具威胁力的敌人面前,是的他知道这不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


"谋士阁下,也许我们可以谈谈。" Loki慢慢举起双手,做出一副顺服的姿态。


Loki不是Thor,他深谙审时度势之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没有胜利可能的正面硬碰是愚蠢的。他眨着水汪汪的眼睛,露出一个绝对人畜无害的微笑——既然一时之间恢复不了真身,那就充分利用小孩特有的"武器"好了。


"约顿海姆的小巨人,你以为猎手和猎物之间有什么需要谈的吗?"乌木喉当然不吃这套,他看着Loki,就像毒蛇看着中了毒液,穷途末路还在死亡边缘挣扎的兔子。


本来还玩味着的Loki,听到这句话后眼中凌然阴沉下来,他的笑容消失在空气里,也放下了举在耳边的双手。"我记得我强调过,阁下,我是阿斯加德的Loki,诡计与谎言的神祗,就在……"


"就在你所谓死亡之前,我知道,那可是感人肺腑的宣言,很难让人忽视,小王子殿下。"乌木喉看似不经意的打断了他,最后五个字他语调上扬,说的滑腻,轻飘飘的——Loki能听出其中包满了讥讽的意味。


但乌木喉同时也褪去了刚刚手中溢满的能量,轻轻背在身后,他环顾四周,眼里写满了不屑。"瞧瞧,阿斯加德的王子,我知道这是哪里,挪威,小殿下,我听说众神之父最后就长眠在这里,你把见面地点选在这里……怎么,是渴望着能和你那位父亲共享一处安息之地吗?"


"他不是我父亲。" Loki再次挂上假笑的面具,但暗暗地握紧了拳头。"而且我想今天还不会是我的安息日。"


"不是吗,诡计之神?你在我面前,还能再想玩一次假死的把戏?毕竟我们都很清楚,我们两人在别人眼里的死而复生只不过是个假象而已。"乌木喉又向前,更加靠近了半倒在草丛里的小孩,"我们究竟怎样做到的,都心知肚明。"


"关于我们怎样做到的那一点……"


Loki迅速翻过身,蓝色的光芒在他周围浮现,"我正准备这样做。"四周的空间开始扭曲——拜托了,让这一切可行。


然后一个更强的扭曲击碎了它——时间从来都凌驾于空间之上。Loki咬紧了嘴唇,现在的情况对于自己很不乐观。


"当然当然,诡计之神,我说过这非常清楚,你不必再演示一遍。"依然是蔑视的语气。"果然还是要告诫你一声,"乌木喉抬起右手,张开了手指," no more mischief."


神的咽喉被紧紧扼住,神无法反抗。


"我对你本人没有私怨,小王子,说实话,我还有点欣赏你,有机会的话,我们还可能还会是一个阵营里的同伴。"


" Oh,算了吧。" Loki的声音破碎,但他仍然自制,不让自己说出任何告饶的话来。如果死亡是结局,失去尊严可比失去生命可怕的多。"你马上就会说,但现在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是的,"乌木喉用它那张奇形怪状的脸做出来一个遗憾的表情,"没办法,小王子,因为我总有要拿到手的东西。"他渐渐收起手指,Loki的喉咙挤出痛苦的呜咙,但他再次忍住没让自己发出别的软弱的声音。


他眼里燃烧着愤怒和不甘的火焰,要是他的运气没那么差劲,要是他能拥有全部的魔法,不说他可以和乌木喉一战,至少把他困在这里自己脱身不成问题,但是,但是凡事没有如果。


他就要死去了,很讽刺地,再一次的。




评论(4)

热度(29)